所在位置:首页 > 廉线和平 > 警示教育 > 正文

警钟长鸣2018年第三期--选人用人腐败典型案例剖析

发布时间:2018-06-01 11:24:30 来源:和平区纪委监委

摘要:国以人兴,政以才治,千秋大业在用人。历览古今兴衰事,成败得失在用人。选人用人历来关乎人心向背、社稷安危,选人用人腐败是一切腐败之源,其防范既要治标,更要立足于治本。本期,我们以中纪委通报的两起典型案例进行警示教育,请认真学习,汲取教训,引以为戒、警钟长鸣。

他就是那温水中的“青蛙”

--黑龙江省农垦总局党委原副书记

李涛腐败案剖析

【案情回顾】

小节逐渐失守 跌倒在“人情往来”

1983年至2003年,李涛在省委组织部任副科级干部、历任正科、副处、组织指导处副处长、处长,在省委大院度过黄金20年。2003年6月,在许多人羡慕的眼光中,48岁的李涛出任伊春市委常委、组织部长。但,连他自己都不曾料到,这光辉的起点却成为堕落的开始。

从省到市,虽然都是从事组织人事工作,但李涛手里的权力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此时的他,掌握着干部的人事任命权,市县官员的升迁必须过组织部这一关。尽管其他的市委常委都有权影响人事任命,但组织部负责具体操作,并且掌握着官员的详细材料。过不了这一关,干部的升迁几乎不可能。

李涛担任伊春市委组织部长,成为当地许多干部讨好、巴结的对象。逢年过节,他们都要想办法表示表示,意思意思。不为别的,只求有个好印象,在以后提职的时候有个关照。

20年的省委组织部工作经历,练就了李涛严谨的处事作风,他对送钱送物者是反感的,年节时能躲就躲,但他渐渐发现,躲得了今天,躲不过明天;躲得了这个人,躲不过那个人;躲得了下级,躲不过同级……2004年春节的前几天,李涛被嘉荫县委组织部一名干部孙某某堵个正着,推辞不过,收下了他送来的3000元礼金。一回生,二回熟,此后7年间,李涛先后9次收受此人礼金共4万余元。

渐渐地,这些小打小闹式的交往令李涛放松了警惕。在他看来,这些都是正常的人情往来,过年来看看领导也无可厚非。基于这样的心态,自2003年6月至2010年2月,李涛在担任伊春市委常委、组织部长期间,先后“心安理得”地收受了82名伊春市干部所送礼金251.5万元人民币。2010年2月,李涛担任省农垦总局党委副书记后也没闲着,在当年10月至2013年11月,先后收受19名农垦系统干部所送礼金25.1万元人民币。

自我麻痹不觉 毁于索贿受贿

渐渐地,李涛一边心安理得地接受源源不断的礼金,一边开始收受目的性较强的贿赂。截至李涛事发,他非法收受和索取的钱款达116万元人民币。

2009年换届选举时,李涛收受时任铁力市铁力镇党委副书记、镇长的崔某某2万欧元。

谁能想到,口碑极好、志得意满的李涛干工作风生水起,收受贿赂也毫不拖泥带水,甚至有时候还“主动出击”:2008年,李涛以“我要去中央党校学习,能不能帮忙处理一些费用?”向时任省林业第二医院党委副书记、院长的张某某索要5万元人民币;向时任南岔区党委副书记、区长林某某提了个“小请求”,部里购买一套10万元人民币的照相器材,却直接揣进了他个人腰包。

在李涛腐败案的名单中,还有一个人不能不提,这个人就是财大气粗的省农垦总局齐齐哈尔分局原党委委员、查哈阳农场原场长李晓光。李晓光斥资62万元人民币在哈尔滨某4S店购买了一辆奥迪A6轿车,送给李涛使用,后来此车成为李涛爱人上下班的交通工具。尝到甜头的李涛,在2011年5月又打起了李晓光的主意。他以为家里装修的名义向李晓光“筹”得200万元人民币,而实际上,这笔钱并没有被李涛用于装修,他用70万元人民币交付群力公务员小区住房首付款,剩余130万元则被存放在他办公室卷柜内。直到2013年6月,李涛得知李晓光被审查,才心急如焚地先后将轿车和200万元人民币归还给李晓光。

祸患常积忽微 温水青蛙可悲

物必先腐,而后虫生。李涛的腐败看似起源于人情往来,实际上根源在于他自身的贪念。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对权力监管的缺失,不受监督的权力必然导致腐败。李涛开始腐败以及达到腐败的高峰期就是在他担任伊春市委常委、组织部长期间。案发后查实的392.6万元礼金和贿款中有367.5万元是其在伊春任职时所收。落马后,李涛发出了这样的感慨:“走到今天之前,对我的批评教育没有过,谈话提醒也没有,平时对我的监督太少了!”

此外,一些社会不良风气对李涛的腐败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不止一位给李涛送礼的干部对办案人员提到,“这些年就这么个风气”、“年节看看领导,是一种习俗”。面临这种风险考验的领导干部也绝非李涛一人。这种社会上普遍存在的不良风气,究竟腐蚀了我们多少党员领导干部?当治,当刹!

为官者,如果把握不住自己,做官和坐牢不过一念之差、一步之遥。

【处理结果】

2014年4月15日,黑龙江省农垦总局党委副书记李涛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移送司法机关。经查,2003年6月至2013年11月,李涛在担任伊春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及省农垦总局党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的10年间,非法收受和索取23个个人和单位钱款116万元人民币、101名干部的礼金276.6万元人民币。另外,李涛尚有500余万元人民币的财产不能说明其来源。

【案后漫议】

李涛的堕落令许多人感慨不已,之前,他在很多人眼中是一个优秀的干部。从省委组织部到市委组织部,虽然李涛从事的都是组织人事工作,但他手里的权力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有了实权后众人的追捧恭维,令原本谨慎的李涛渐渐丧失了警惕,走上了腐败之路。

李涛的堕落折也射出贪官普遍的犯罪轨迹:他们起初可能都有着较强的党性、较高的政治觉悟,而非一开始就伸出腐败的黑手;他们开始可能都曾勤勤恳恳地工作,谨小慎微、克勤克俭,但在有了一定的成绩之后,特别是在“裹着糖衣的炮弹”持续狂轰滥炸之后,逐渐不能把持住自己,胃口越来越大,胆子也越来越大,直到最后“恍然大悟”时,已再难回头,沦为人民的罪人。

在各种腐败现象中,选人用人腐败是最大的腐败,假如只要给钱,什么样的人都敢选敢用,后果是恶性循环。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坚持全面从严治党,频繁打出遏制用人腐败“组合拳”,通过不懈努力,管住了“任性的权力”,管出了新风正气,凝聚了党心民心。

10年受贿600余次,“卖官”近百次

--安徽泗县原县委书记晏金星案追踪

【案情回顾】

晏金星历任县委组织部长、县委书记等重要岗位,对地方干部选拔任用起着举足轻重作用,但追踪其受贿经历会发现,权力在他手中却成了寻租的资源,只要花钱就给发“官帽子”,而且十分“仗义”,想要什么帽子就给什么帽子。

“人情往来”几乎每周都在收钱

据检方指控,晏金星在泗县十年间,非法收受各类财物超过500万元,其中非法收受当地47名干部人民币363.4万元、价值人民币5.65万元,金条一根,为他们在工作岗位调整和职务晋升等方面提供帮助。

据统计,晏金星收受各种礼金财物达600多次,平均每6天一次,几乎每周都在“收钱”。

盘点这些钱财,除了十多家单位的贿赂之外,大部分是当地干部所送,其中披着人情往来的灰色礼金收入不菲。有的干部节日送礼少则三四次,多则二十余次,绝大部分干部都有十余次,中秋节、春节、婚丧嫁娶更是送礼高峰。

2008年,晏金星母亲去世,收到礼金10多万元。而晏金星本人一次复查身体就收到单笔30万元的“礼金”。泗县原民政局局长张某为了同晏金星搞好关系,在工作和职务调整时获得帮助,于2002年中秋节至2012年春节,以节日看望名义20次送给晏金星共计人民币4.7万元。

泗县一位干部告诉记者,节假日各局、各乡镇负责人看望领导是“规矩”,过节送钱也是“惯例”,大家都对官场“红包风”习以为常了。如果别人都送了,自己不送,会觉得不踏实。

除了节假日人情往来“搞好关系”,党校学习、外地挂职则成了晏金星敛财又一机会。2003年、2007年,晏金星分别在省委党校和山东学习、挂职,其间当地很多干部专程前往探望“送钱”。仅在山东挂职的短短数月时间,就收到十多名下属所送的人民币近10万元。

“帽子书记”有求必应 一手收“票子”一手发“帽子”

在安徽泗县,晏金星被一些干部私下称为“帽子书记”。自2002年2月至2012年9月,历任县委组织部长、副县长、县委副书记、县长、县委书记、县人大常委会主任的十年间,晏金星利用手中的权力大肆收受钱物批发“官帽”。

“当官就是跑官、买官、卖官、送官、保官,循序渐进。”泗县一位退休干部这样形容晏金星在任时的官场风气。“不跑不送,原地不动;又跑又送,很快重用”成了那时干部提拔的生动写照。

在向晏金星行贿“买官”的官员中,有的是想进班子,希望他能给予推荐;有的是想调整到更有实权的单位去担任领导;有的是副职干部想“转正”;有的是想从乡镇长提拔成书记或到县直机关一些重要单位担任领导。尽管请求五花八门,但只要送钱给晏金星,基本都能达成心愿,可谓“有求必应”。

泗县原民政局局长张某原本在泗县山头镇工作,2002年12月,张某到晏金星办公室送钱5000元,提出想调整到中心镇工作。一个月后,张某即被调整到泗县草沟镇担任镇长。2007年11月,张某为调至县局机关任职,又送其人民币1万元。不到一年时间,张某即如愿坐上了县环保局局长的位子。2011年底,张某希望在政府换届时调整职位,再送其1万元。不久,张某被任命为泗县民政局局长。

泗县原开发区党工委书记周某为提任泗县人民政府副县长,于2010年3月、4月陪同晏金星到上海、深圳考察期间,分别送其人民币2万元和3万元。一个月之后,周某如愿当选泗县人民政府副县长。为表示感谢,周某又捧上3万元以示感谢。

法院审理查明,向晏金星行贿的47人不仅包括县直机关的干部,还涉及基层多个乡镇的干部;涉及“买官卖官”岗位的不仅包括“副县长”、“县委常委”、县委县政府“两办”主任等要职,还覆盖全县20余个科局和10多个乡镇。

一把手成“一霸手”“帽子”书记折射制度之漏

采访中,一些干部提到,晏金星疯狂“批发”官帽有个人目无法纪突破底线的问题,但暴露出的一把手成“一霸手”、权力失控监督失灵的制度漏洞更值得深思。

泗县一位干部私下告诉记者,在晏金星担任书记期间,其“卖官”行为引发诸多不满,却无人敢言。

晏金星“卖官”所传导的错误用人导向和价值观加剧了当地政治生态的恶化。因涉及晏金星贪腐案,泗县先后有40多名干部被免职,其中大部分是乡镇一把手和县直单位一把手。一些干部坦言,晏金星案就像是一场地震,他们既是地震的受害者,某种程度上也是制造者。

受晏金星的腐败传导作用,在泗县,“事事钱开路”一度成为一种思潮,许多干部解决问题时,首先想到的不是政策规定和法律要求,而是想到给谁送钱,送多少钱才能“拿下”。还有一些干部坦言,在送钱给晏金星得到提拔重用后,手中的权力大了,就想着收回“成本”,甚至产生“利润”,用手中的权力换取金钱,导致腐败恶性循环。

“晏金星‘卖官’行为持续十年,却一直没受到监督和查处,甚至一路‘带病提拔’,这期间的权力为何失控?相关的监督制度何以失灵?”当地不少干部群众认为,晏金星案虽然受到查处,但其暴露出的选人用人制度漏洞和权力监督机制不完善更令人沉思。

【处理结果】

10年受贿600余次,平均每周一次;受贿金额达500余万元,其中接受下属请托“卖官”近百次,所得300余万元。2014年,安徽宿州市委原副秘书长、泗县原县委书记晏金星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30万元。

【案后漫议】

近年选人用人腐败现象层出不穷,折射出当前干部选拔任用过程本身存在的突出问题,进一步遏制和消除“跑官要官”、“买官卖官”等选人用人上的腐败现象已刻不容缓。

此类腐败现象发生,一方面说明干部选拔任用制度还不够完善,对用人权的监督还有待加强;另一方面说明一部分干部的‘职业取向’已经背离了党和政府以及公众对公权力岗位的基本道德要求。

要想治理买官卖官,关键不在于查处了多少贪官,而在于根本性的制度建设。受访权威专家认为,遏制选人用人腐败现象,关键在建立健全责任制和监督机制,改变“少数人选人”的局面,对“一把手”用人行为进行有效约束。

专家建议,应将干部人事制度改革中经过实践检验的成功做法,及时上升为制度,把主要靠领导者个人选人,逐步转到主要靠制度选人方面来;把由上级部门对干部的制约,逐步转到由民意和社会舆论来加以监督。逐步扩大干部选拔任用信息公开的内容和范围,让干部的选拔、任用、评估制度在阳光下运行。

>>深度剖析

严肃组织人事纪律,坚决防止和纠正选人用人上的不正之风,是党中央的一贯要求。其中,有六类组织人事方面典型违纪违规行为比较突出、危害较大,并且极易滋生腐败。下面,我们就给这些行为曝曝光。

1.搞拉票贿选等非组织活动

所谓拉票贿选等非组织活动,是指在民主推荐、民主测评、组织考察和党内选举中,或者在法律规定的投票、选举活动中,违反党章、党内法规和有关规定,以拉票、贿选等方式,组织、怂恿、诱使他人违背组织意图投票、表决等。它是一些人为了个人或小团体的不正当利益,采取一些不正常手段,意图使会议代表或选民在选举中投票赞成本团体代表或者本人的一种非组织活动。

2.违规选拔任用干部

所谓违规选拔任用干部,是指在干部选拔任用工作中,一些领导干部受利益诱惑和人情关系干扰,违反《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规定的原则、标准和程序选拔任用干部,不坚持选人用人的条件标准和程序,不遵守选人用人的纪律,用人不公、用人不正,破坏了选人用人风气,往往使一些干部“带病提拔”、“带病上岗”。

3.跑官要官

所谓跑官要官,就是为了达到本人或请托人职务晋升的目的,违背组织原则和干部选拔程序,采取种种不正当手段,意图向上级领导索要某个职位或使上级领导同意将其提拔到某个职位的行为。这些跑官要官的行为主要特征是感情开路,唯官是图,把本属正常的个人感情作为谋取官职和权力的筹码。主要有投亲靠友、攀龙附凤、拉帮结派三种表现形式。

4.私自干预下级干部人事工作

所谓私自干预下级干部人事工作,是指党员领导干部利用职务便利私自干预下级或者原任职地区、单位干部选拔任用工作的违纪违规行为,常常有托关系、递条子、“打招呼”等不良现象,而往往背后隐藏着请托者与被请托者之间的利益链条或权钱交易。

5.要求或指使提拔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

所为要求,是指党员领导干部直接向组织人事部门或有关领导提出选拔任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其他亲属及身边工作人员的要求,具有直接性、主动性。要求或者指使提拔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说到底就是任人唯亲,这种行为有可能会导致一些不具备履行相关职责所要求素质的人员被提拔到领导岗位,破坏了党的干部政策和干部选拔任用制度。

6.要求或指使提拔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

所谓招录人员暗箱操作,是指在干部职工的招聘、录用中,违背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搞因人设岗的“萝卜招聘”“绕道进人”。主要表现为,招录单位为某个或某些人员量身设定招录条件;或者利用地域、时间、信息不对称等因素小范围发布招考信息,让少数人有备而来;或者泄露考题、徇私舞弊。招录人员暗箱操作损害了党和国家的形象,削弱了政府机关的公信力,对社会的稳定和健康发展埋下了隐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