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廉线和平 > 警示教育 > 正文

警钟长鸣2018年第二期--工程建设领域腐败典型案例剖析

发布时间:2018-06-01 11:20:22 来源:和平区纪委监委

摘要: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铁腕惩腐,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对腐败毒瘤挥出重拳,反腐败斗争取得重大成效,党心民心为之一振。今年,随着全国三级监察委全部组建完成和国家监察法的颁布出台,中央纪委将再次打响全面从严治党“号令枪”,其中,工程建设、民生资金、教育医疗、选人用人、金融信贷等领域腐败问题将是治理的重中之重。

热衷“形象工程”自毁前途

--原山东省委副书记、青岛市委书记

杜世成受贿案

【案情回顾】

政绩工程惹民怨

青岛是中国重要的海滨城市,初任青岛市长,杜世成就提出“经营城市”的发展思路。2003年开始,青岛市政工程频频上马大手笔,东西快速路、杭鞍快速路、滨海公路、跨海大桥、海底隧道、大炼油、丽东化工、造船厂等大项目在当地人尽皆知。事实上,其中的一些工程,不仅劳民伤财,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反而成为了“鸡肋”设施。

由杜世成主导的两大跨海交通工程,更是炫耀政绩,不顾民生的证据。其中,在山东海湾大桥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上,专家们是提出了不同意见的,可杜世成当时力主建桥—因为桥更显眼,更能体现他的“工作成绩”。青岛海湾大桥(北桥位)项目,总投资近100亿元,后续更需要500亿元的巨额维护成本,而这个项目仅仅使青岛至黄岛陆路距离缩短30公里,车程缩短22-25分钟。

助抬房价失民心

杜世成上任后,一直通过批地进行房地产开发把GDP数字拉抬起来,他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高房价能提升青岛的形象”,短短7年时间,青岛房价翻了几番,快速增长的房价吸引力大批“淘金者”,小小岛城一度聚集了800多家房地产商。而杜世成接受媒体采访时,是这样介绍青岛房价的:“青岛的房价虽然很高,在沿海一线的别墅可能已经到了每平米2万元,但是如果顺着青岛一条街往北,那就是2万元、1万元、8000元、5000元、3000元,最便宜的还有1000元。”“往北走”一时成为青岛人无奈的戏谑之词。

暗箱操作埋祸根

2001年2月,中国石化、山东省和青岛市三方签订“关于青岛大炼油项目 意向书”。时任中国石化副董事长兼总经理陈同海,和时任山东省副省长、青岛市代市长杜世成,一直负责此项目,二人既是同乡又是合作者,关系密切,他们利用该工程的配套用地和资金上下其手,谋取了大量不正当利益。

杜世成在重大项目上独断专行、违规操作的行为,引起了当地领导干部和普通群众的不满,他们将情况反映给有关部门,引起中央纪委等部门的关注,并最终决定立案审查。2006年12月23日,杜世成被“两规”,其涉嫌土地违规交易、包庇身边工作人员和生活作风腐化等问题相继被曝光。

【法庭审理】

2008年2月5日,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原山东省委副书记兼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作出一审判决,以受贿罪判处其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法庭审理查明:杜世成利用先后担任山东省副省长、青岛市市长、山东省委副书记兼青岛市委书记的职务便利,为有关单位和个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有关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626万余元,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受贿数额特别巨大。案发后,赃款、赃物已全部退缴。

【案后漫议】

那些个利欲熏心者,热衷于搞他的“形象工程”,借以树立其“高大形象”,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但是,适得其反,“形象”轰然倒下,便露出其丑恶的嘴脸。杜世成就是一例。

你看这位虽被看作是山东政界的“传奇人物”,仕途上—“顺风顺水”,就更加在工程建设领域里施展他的“大手笔”。修公路,造大桥,钻隧道,建项目,闹得“当地人尽皆知”,那自然就不会局限于青岛一地,杜某人的影响就可能扩而大之,到省里,甚至到北京。有朝一日,靠这种影响,凭他的“形象”,说不准就会“加官进爵”啊!可是,杜世成等人就是意图拿着“形象工程”来炫耀其所谓的“政绩”,来铺平他们的“升官发财”之路的。所谓的“形象出官”,就在于此。

通过杜世成的“形象工程”,人们还不难看出,他们热衷于“经营”这样那样的“形象工程”,并非真的是要“发展”、“开放”,只不过是在这一面面大旗掩盖之下,背地里去做那些谋取私利的勾当。不论是道路建设,还是大工程项目,乃至房地产开发,哪一项真的是全为了“国计民生”?他们上下其手,成千上亿元地捞钱,已经把杜世成的“形象”戳了个千疮百孔,露出他一个大贪官的真面目。

工程易出“形象”。“标志性建筑”,“地标工程”等等,可见一斑。然而,工程也会毁掉“形象”。杜世成之覆,不可不鉴!

倒在地产商手里的副省长

--安徽省原副省长何闽旭受贿案

【案情回顾】

这位安徽省原副省长,在池州任市委书记期间,也曾有过一番业绩。他上任伊始,就对整个池州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走访调查,并提出池州要“工业强市,融入长三角”的发展战略。连续三年里,当地经济发展速度都超过了安徽全省平均水平,经济排名也上升了好几位,何闽旭也因此被称为能人。然而,官位升迁,何闽旭的思想越来越麻痹,最终没能抵挡住金钱美色的诱惑,堕入了腐败的深渊。

沉迷在温柔乡

2002年的一天,时任池州市委书记的何闽旭第一次“享受”到了商人刘某某提供的特殊服务。一开始,他有些担心,怕因此败坏了自己的名声。后来发现这件事一直没有外人知道,胆子便渐渐大了起来。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何闽旭对商人们提供的特殊服务渐渐心安理得起来,并且开始包养情妇。

何闽旭就这样在温柔乡里渐渐沉迷下去,甚至开始以权谋私,为情妇谋取个人利益。在他的操作下,他的一个情妇当上了市人大代表和餐饮协会副主席。之后,何闽旭又以极低的价格批给该情人一块繁华地区的地皮,并帮其从银行贷款,建起了总投资达4000万元的四星级大酒店。

倒在房地产业

身为公职人员的何闽旭,虽然每月工资不高,但也能保证他过着不错的生活。然而找了情妇以后,何闽旭的资金开始捉襟见肘了。一些商人看准了他的软肋,纷纷用金钱向他发起了“进攻”。

房地产业成了何闽旭最大的“摇钱树”:他为某置业公司在贵池市委市政府大院的土地开发、拆迁、规划方案等过程中提供帮助;为某房地产公司在项目引进、商品房销售、城市建设拆迁、城市建设配套费减免等过程进行了违规操作;为安徽某房地产公司董事长王某获取了153亩国有土地的开发使用权,并在变更建设规划中提供帮助……在何闽旭受贿的金额中,由530万余元都跟房地产公司有关。

疯狂的受贿索贿

除了房地产行业,何闽旭在其他领域也有受贿索贿的行为发生。例如,在矿山开发、工程承揽、审理案件、干部任用等方面,也曾利用自己的职权为他人谋取利益。

何闽旭深知腐败行为的后果,为此他想了很多办法来掩盖自己的犯罪事实,但终究没能逃脱法律的严惩。16页的起诉书,52页的判决书,27起罪行,100次受贿索贿犯罪事实,841万余元的受贿金额,何闽旭的犯罪事实让人震惊。

【法庭审理】

2007年12月,山东省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安徽省原副省长何闽旭受贿案进行一审宣判,判处何闽旭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法庭审理查明:何闽旭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索取或者非法收受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841万余元。法院认为,何闽旭犯受贿罪,数额特别巨大,并具有索贿情节,犯罪情节特别严重,依法判处何闽旭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一审宣判后,何闽旭当庭没有表示上诉。

【案后漫议】

为“红颜”不惜违纪违法,提供各种“帮助”,一掷千金,博得“美人”的笑颜,何闽旭只得见“财”眼开、见钱就捞。从土地出让到城市拆迁,从逢年过节到干部任用,能捞一把就捞一把。100次受贿索贿,841万元的犯罪金额,体现其欲壑是如此的深且广。纵使其有天大的本事,怎么能够逃避法纪?到头来,疯狂的贪欲只能招致对其严厉的审判,落得个可恶的下场。

由何闽旭的犯罪,自然想到的是“人之欲”问题,他钱欲、色欲极强,欲求当止不止,下场可悲。作为一名共产党人,应该饱有正确的愿望和追求,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勤于自律,勇于自律,不让哪些非分的欲求侵蚀了自己的灵魂,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思想植根心底。

>>深度剖析

工程建设领域是腐败易发多发区,几乎工程建设的每个环节都存在滋生腐败的可能性,特别是项目招投标、规划审批、配套设施、检查验收、工程款结付五大环节尤为突出。下面,我们就给这些摆不上“台面”的行为曝曝光。

工程招投标:量身定制

根据法律规定,政府工程项目必须公开招投标。但由于市场竞争激烈,一些施工单位为了能承接到工程,往往私下向工程负责人等行贿,结果是招投标走过场、明招暗定,以至于成为工程建设领域腐败的首要环节。比如,通常是发包方从资质、品牌等方面针对特定关系人进行量身订制,将其他竞争者拒之门外,从而使其顺利中标。

项目规划审批:盖章收费

一个工程项目从立项到开工建设,需要经过发改委、国土局、规划局、环保局等十几个部门几十项审批,要盖几十个公章。审批人员利用手中的公章以权谋私,违规办理手续,收取好处费。有的审批人员甚至在项目审批过程中故意拖延、刁难,索取当事人贿赂。“要想顺顺当当把手续办下来,哪个部门打点不到都不行。”有的开发商如此感慨。

配套设施垄断:回扣盛行

与工程建设密切相关的自来水、电力、煤气等配套设施,从工程施工到设备采购、安装都必须经职能部门审批、验收,由此带来的腐败也不容忽视。比如,虽然明知相关人员指定的设备价格远高于市场价格,但建设方为顺利施工、通过验收只得接受。这些高出市场价的利润最后就以“回扣”“分红”等方式进了私人腰包。

检查验收:走走过场

检查验收是确保工程质量和工程安全的“生命线”,一些施工单位却视质量和安全为儿戏,为顺利通过验收,大肆行贿检查人员和施工单位管理人员。一些施工负责人坦言,向检查验收人员行贿是业内“潜规则”,只要质监、安监人员到场,肯定得给红包。因为他们一天要跑好几个工地,如果不事先疏通好,很难“请”得动他们,将影响工程验收。

工程款结付:雁过拔毛

为了能尽快拿到工程款,一些施工单位和建设单位管理人员常常在此环节大做文章,工程款结付也成为工程建设领域职务犯罪涉及最多的一个环节。比如,政府在项目上拖欠工程款普遍存在,为了尽快拿到钱,老板们用钱寻求关照也就很“自然”了。这也为腐败分子权力寻租提供了巨大空间。

2018年1月10日,和平区监察委员会正式挂牌成立,与中共和平区纪律检查委员会合署办公,标志着我区推动全面从严治党迈出了坚实一步。今后,我们将加大办案力度,保持查办工程建设领域违纪违法案件的高压态势,特别是对领导干部利用职权徇私舞弊、玩忽职守,职能部门行政不作为、乱作为和吃拿卡要的严厉查处、绝不手软。同时,注重把握政策,强化警示训诫,及时对重点岗位、重点环节、重点人员进行提醒和警示,做到多打预防针,少动大手术。

分享到: